正文 第1280章 另有隐情

作品:《问心抉

    楚玲珑说着,陡然猛地将楚风整个人都向着鬼国的入口抛了出去,与此同时,那口漆黑的棺盖也带着滔滔的气势来到了楚玲珑的跟前。

    “玲珑!”珊瑚一怔,眼眸里陡然涌出了泪水,发出了一阵声嘶力竭的哀嚎,身躯再也忍不住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如果说楚玲珑与楚风的感情深厚的话,那么珊瑚与楚玲珑的感情也丝毫不逊于他们之间的感情,从当年珊瑚将楚玲珑带回鲛人族开始,珊瑚就一直仿佛母亲一般照顾着楚玲珑,呵护着楚玲珑,看着楚玲珑一点点长大,她亲自教导楚玲珑读书认字,修行练功,为人处世。

    然而,此刻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楚玲珑在自己的眼前死去,她却什么也做不了。

    值得吗?

    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珊瑚的身躯颤抖着,意志在那一瞬之间也近乎崩溃。

    她觉得太累了,肩上的担子太沉重了,沉重得……她再也不愿意去承担了。

    可是她又才承担了多久,那些前辈又默默地承担了多久,前辈们从来没有抱怨过,一直承担着这般的重担到了最后,她又怎么能在这里就放弃?

    她必须坚持,她还要坚持,坚持到万物尽灭,或者天地清平。

    漆黑的光芒中,炽烈的焰光开始黯淡。

    而楚风的身影也没入了鬼国的通道之中。

    那血色的眼睛,开始剧烈地震颤了起来。

    所有人都为之一愣,就连行动都差点忘了。

    他们彼此之间面面相觑,却根本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心中充满了不甘。

    失败了。

    他们没有能够阻止一切的发生,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那灭世之力在世间的投影进入了鬼国,带着最后能压制住灭世之力的关键。

    失败了,一切都会灭绝。

    有人狂笑了起来,有人沮丧地瘫软了下来,有人开始说起了胡话。

    每个人都很慌乱,因为他们已经不知道,他们除了等死,接下来还能做什么。

    真的就只有等死了吗?

    彼此熟悉的人开始聚集起来,只有相互扶持,相互支撑,才能够让此时内心那种失败的惶恐与沮丧得到少许的慰藉。

    “轰!”

    七关与水月再次交击,颜青羽和刘鱼同时借着冲击的力量后退,没有再靠前与对方厮杀。

    此时楚风已经进入鬼国,她们之间的战斗,也自然失去了意义。

    冰家姐弟与退后的啸月涣和安璐云两人汇合在一起,站在鬼国的入口前,各自握着刀剑,看着眼前那展开成为一条弧线的众多大帝,以及站在他们正对面的珊瑚。

    “你的立场真是奇怪。”冰之仪看着安璐云,说道,“谁都帮,也谁都不帮,简直就像是在刻意制造混乱一样。”

    安璐云微微笑了起来,点了点头,以一副很认真的口吻说道“是啊,我的确是在制造混乱。”而后安璐云望向了远方,才不无戏谑地道,“说到混乱,那里才是混乱吧。”

    安璐云所说的混乱自然是灵红萝此刻引起的混乱。

    几个大帝合力应对着灵红萝,有些吃力,却还足以自保,他们是最后剩下的几个还有事情做的大帝,哪怕感受到了绝望和惶恐,却也根本没有办法停下来,甚至没有心思去仔细感受那情绪,一旦分心就将要负伤。

    啸月涣捂着胸口,愣愣地看着那棺盖破灭了那团耀眼的烈焰,消失在了天际。

    她与楚玲珑相处的时间不算太长,但是也绝对算不上短,十余日的相处,她有些喜欢这个调皮机敏的小丫头,哪怕她分明也知道楚玲珑的真实身份也是古代的大帝之一,但是心中却也将楚玲珑当做是自己的晚辈一般的喜爱。

    然而此刻,楚玲珑却这般就死在了她的眼前,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看着那棺盖撞击在楚玲珑的身体之上,将楚玲珑撞得血肉消融,炽烈的凰焱都为之破灭。

    她什么都没有能够帮上忙,她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一切的发生。

    啸月涣憎恨这样的无力感,她更憎恨自己的无能。

    安璐云轻轻拍了拍啸月涣的肩头,道“不用自责,没事的。”

    啸月涣冷哼了一声,手猛地握拳,一根根手指握得“咔咔”作响,目光带着森然的杀意看向了那棺盖来的方向。

    “你又被女人瞪了。”鲲鹏笑了笑,“你这样死板的男人,永远也只有被女人瞪一条道路而已。”

    幽冥君默不作声,只是一伸手,招回了那棺盖,而后猛地将棺盖插在了自己的跟前,就像是一面巨大的墓碑一般,也不知道到底是想要祭奠谁。

    “小fènghuáng被你杀了。”鲲鹏眯起了眼睛,“可是她涅槃的卵去了哪里?”

    幽冥君依然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抬起头,看着天空,神色有些怅然。

    “现在怎么办?”很多年轻大帝的目光都纷纷落在了珊瑚的身上,一如他们过去对珊瑚的信任一般,期待着珊瑚能够给出一个办法。

    现在怎么办,到底是进去,还是不进去?

    他们希望珊瑚能够给他们一个答案,一个最正确的抉择。

    珊瑚的双拳攥得紧紧的,指甲也深陷入了血肉之中,鲜血从指缝之中不断溢出。

    她将眼眶里所有的泪水都憋了回去,深吸了一口气,才以尽可能平稳的语气道“现在不能贸然进去……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事情,贸然进去,只怕局面会完全脱离掌控,甚至全军覆没。”

    珊瑚的话不是危言耸听,因为已经有数百大帝葬身其中了,在没有任何了解的情况下贸然进入其中,根本就是自寻死路的行为。

    “我进去吧。”颜青羽突然出现在珊瑚的身边,大声说道。

    而刘鱼也随之出现在了啸月涣等人的身边,脸色有些苍白,远不如颜青羽的气色,只怕方才与颜青羽的战斗也是极其吃力。

    珊瑚缓慢地摇了摇头,道“不行,你是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战斗力,一旦你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将会彻底处于劣势,所以我们绝对不能让你去冒险。”

    “我去吧。”一位年轻大帝站了出来,说道,“我的速度较快,如果出了什么意外,还有能够出来的可能性。”

    珊瑚沉默了片刻,才看向前方拦住了去路的五人,道“我们不想与你们再进行不必要的动武和战斗,所以请你们让开。”

    “不可能。”冰之仪微微笑了笑,身周一口口冰剑盛开盛开为莲,“我是不可能让开的,除非死。”

    珊瑚神色一凛,道“冰师姐真要决心死战吗?”

    “师尊有命,不敢违背。”冰之仪的态度很坚决,丝毫不为所动。

    珊瑚陷入了沉默,过了许久才道“非战不可吗?”

    “自然是非战不可。”安璐云的嘴角带着几分奇怪的笑意。

    珊瑚深吸了一口气,道“好,我明白了。”

    一众年轻大帝当即便也再没有丝毫的迟疑,纷纷运转了gōngfǎ,等候着珊瑚的一声令下,便要齐齐进攻,用人数上的优势彻底拉平五人的修为优势。

    “所有人都不得妄动,听我的,等。”珊瑚倏然开口道。

    一众年轻大帝纷纷面面相觑,脸上满是震惊的神色,有些不能理解珊瑚此刻做出的决定。

    等?

    现在哪里还能等?

    哪里还有心情去等?

    莫说是一众年轻大帝,就连那些后来加入战局的其他大帝也都纷纷露出了震惊之色。

    虽然他们都不认识珊瑚,但是也看出了珊瑚无疑是年轻大帝的主心骨,这个主心骨在这样关键的时刻,怎么能够做出这样明显错误的决断?

    又怎么能如此心慈手软?

    但是看之前此人见楚风显露出真实身份的时候,这个女人却又极其干脆果断,决策丝毫不拖泥带水,怎么过了不过片刻,转变如此之大。

    难道这个女人是因为对手的缘故而心有不忍吗?

    众人纷纷有些惊疑不定,一时之间想要上前,但是却又迟疑着不敢上前。

    颜青羽皱了皱眉头,神色之中露出了几分不耐烦,有些怒意道“不能等了!”

    “必须等。”珊瑚斩钉截铁地说道,“我需要你们相信我!”

    “没有时间等了,谁也不知道,这样等下去到底会发生什么!必须要尽快!”颜青羽大踏步地走上前,向着鬼国的入口靠近。

    刘鱼也微微向前迈出了一步,握紧了手中水月,剑锋直指颜青羽,声音微冷道“不可能让你进去的。”

    颜青羽冷眼扫了一圈周围迟疑着的大帝,道“都还愣着干什么啊,一起上啊!这么多人,害怕他们这几个人么!”

    “所有人都不准动!”珊瑚大声喝令,将听了颜青羽的话正蠢蠢欲动的一众年轻大帝纷纷喝止,“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我叫你们等,那便自然有等的理由。”

    一众年轻大帝不由也陷入沉默,他们的确熟悉珊瑚行事历来沉稳,很少去做赌博的事情,比起颜青羽这样一个并不算太了解的盟友来,显然更可信一些。

    “什么理由?”颜青羽扭头问道,神色之间满是嘲讽,“若说不出理由,那便是……你心软了,背叛了,与他们一般了不是吗?”

    “心软,背叛?”珊瑚看向了一众年轻的大帝,嗤笑了一声道,“他们比你更清楚,我这个人做任何事都从来不带任何的感情,只要利益足够大,任何人我都可以牺牲。我的师尊东王公也正是死在了我设计万妖宫三位远古大帝的局里吗,他们可都知道。”

    众多年轻大帝纷纷点头,珊瑚的布局历来都是一视同仁,无分亲疏,每个人都只放在最合适的位置上……她会被情感左右,其他人也根本有些不信。

    “人心隔肚皮,谁能知道你现在心里如何想呢?”颜青羽冷笑了一声道。

    “那先请羽青帝告诉我,羽青帝为什么如此急躁,如此不信任珊瑚?”珊瑚万分认真地说道。

    颜青羽摇头道“真的无法再等待了,你们不去,我去!”

    “到底是我们不能再灯带了,还是你不能再等待了。”珊瑚叹了一口气。

    颜青羽悚然一惊,前进的步伐也陡然停顿。

    “虽然想与你再多zhōuxuán一些时间,为大哥尽力拖延,但是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了。”珊瑚长叹了一口气,“大家都听着,眼前这位羽青帝,才是真正的……”

    那一刻,珊瑚、大明尊的声音齐齐响起“十世轮回之力。”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