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01章看似没差实不然

作品:《步步为局

    办公室主任常康见到局长凌志远走进来之后连忙站起身来,满脸恭敬之色。

    常康很清楚,凌局长不待见他,越是如此,他的表现越要恭敬。若是惹的局长不满,他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对于一把手的权势,常康再了解不过了。

    孙兆明以副代正之时,常康可谓是春风得意、张扬跋扈的不行。放眼整个卫生局,绝对没有人敢招惹他。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凌志远成为卫生局的一把手之后,常康果断的夹起了尾巴,表现非常低调,生怕招惹到凌局长,那他可是要倒霉的。

    “局长,请问您有什么指示?”常康满脸堆笑道。

    凌志远过来本来是想找何美香的,既然常常如此积极主动,他便决定交代给其一项重要的任务。

    “你去找秦局长,告诉他一会和我去区县检查工作。”凌志远出声说道。

    常康没想到局长如此给他面子,竟让他帮其办事,忙不跌的答应了下来。

    看着常康离去的身影,凌志远面带微笑的轻摇了两下头,心里暗想道,我本不想让你过去,但你主动请缨,这个面子我还是要给的。

    就在凌志远准备抬脚之际,办公室副主任何美香走了过来。

    “局长,您找我?”何美香出声问道。

    凌志远轻点了一下头,出声道:“一会,你和我一起下区县看看!”

    上周,凌志远就说这周要下区县了,何美香听后,并不足为奇,当即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局长,还要通知谁?”何美香出声问道。

    “还有秦局长,我已经让常主任去通知了。”凌志远出声答道。

    何美香听后,脸上露出几分差异之色:“局长,您提前和秦局长说了吗?”

    凌志远轻摇了两下头,嘴角露出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

    何美香见状,先是一愣,随即也跟着笑了起来。

    凌志远作为一局之长,初来乍到,去下面区县检查工作时再正常不过的事。秦纵作为副局长,跟着下去也没有任何问题,但在这之前,凌局长应该先知会他一声。如眼前这般搞突然袭击,便有几分不妥了。

    “十点出发!”凌志远出声道,“常主任回来之后,你问问他是什么情况,如果有异常的话,给我打电话。”

    “好的,局长!”何美香应声答道。

    凌志远见状,转过身来向着他的办公室走去。

    何美香看着凌局长的背影,心里暗想道:“局长,这招真是高!那位就算心中有所不满,也不好多说什么。”

    想到这儿后,何美香轻摇了两下头,转身向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以为捞到一件美差的常康,不敢有丝毫怠慢,快步向着副局长秦纵的办公室走去,脸上挂着开心的笑意。

    秦纵对于常康的到来,心中很有几分疑惑,不知对方这么早过来找他,所为何事?

    秦纵心里很清楚,常康是常务副局长孙照明的人,言语之间对其很是客气。

    “秦局长,早上好!”常康满脸堆笑道。

    秦纵轻点了一下头,面带微笑,出声问道:“常主任,一大早是哪阵风把你吹到我这儿来了?”

    常康听到这话后,脸上的笑意更甚了:“秦局,局长让我通知你,一会和他一起下区县检查工作!”

    秦纵心中很是疑惑,当即便出声问道:“哪位局长?”

    常康是常务副局长孙兆明的人,在他主政之时,直接称呼他为局长。秦纵群众有点搞不清楚,他口中的局长指的是凌志远还是孙兆明?

    听到问话后,康康的心中很是疑惑:按说秦纵作为副局长,不该问出这样的问题来,全局上下除了一把手凌志远以外,谁还能称为局长呢?

    在部委办局里面,一把手永远只有一个,下属直接称呼为局长或主任,若是副局,必须在前面加上姓氏。

    这是官场中的惯例,秦纵作为卫生局的副局长,怎么会不知道呢?

    “秦局,凌局让我过来的!”常康出声说道。

    听到常康的话后,秦纵脸上的好奇之色更甚了。

    常康作为常务副局长孙兆明的人,却帮着凌志远传达号令,这本就不同寻常。凌志远让其陪同下去视察,事先竟然一声招呼也不打,直接让常康过来通知,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局长,什么时候让你过来的?”秦纵出声问道。

    常康将秦纵的表现看在眼中,隐隐回过味来了,出声道:“就刚才,怎么,秦局,您事先不知道这事?”

    下区县检查工作虽不是什么大事,但凌志远作为一把手,若是有这要求的话,事先该知会秦纵一声,这才合情理。

    秦纵轻摇了两下头,出声道:“没有,若是有的话,我又怎会如此好奇呢?”

    常康轻哦一声后,不知该怎么说了。

    “常主任,你确定没有听错,局长让我陪同他一起下区县?”秦纵出声问道。

    看着常康一脸懵逼的表情,秦纵真有点担心他听错了,这才再次出言确认。

    之前,凌志远说话时,常康听的非常清楚,绝不会错的。

    “秦局,绝对不错,局长让你通知您,准备一下,一会和他一起去下面区县检查工作!”常康信誓旦旦道。

    秦纵将常康的表现看在眼中,确定肯定没错,这才放下心来。

    “行,我知道了!”秦纵出声道。

    常康见到这一幕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出声问道:“秦局,您过去吗?”

    秦纵的脸色当即便阴沉了下来,怒声道:“常主任,你说什么呢,局长安排我的工作,我难道还会拒绝不成?”

    将秦纵的表现看在眼中,常康才意识到他这话说错了,连忙出声道:“秦局,你误会了,我没别的意思,只是……”

    “行了,常主任,你走吧!”秦纵冷声说道,“这样的话,以后少说!”

    常康挨了训斥,心中郁闷到了极点,但却没有任何办法,点了点头,转身出门而去。

    看着常康出门之后,秦纵的脸色当即便阴沉了下来,心里暗想道:“姓凌的让我和他下区县检查工作,意欲何为?”

    思索了好一会儿之后,秦纵依然一无所获,脸色更为阴沉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