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怀疑

作品:《山沟皇帝

    当天晚间,第三骑兵师里的临时驻地里,该师师长邓卫方陆军少将,获知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消息,派出去的侦骑汇报,他们在左前方大约三十公里外发现了鞑靼人的踪迹。

    侦骑冒险靠近后,判断出这支鞑靼人的骑兵至少有两千骑。

    “这应该就是之前袭击工地的鞑靼骑兵!”第十一骑兵团团长杜沛然上校上前,并指着铺在桌上的简易军用地图道:“他们是昨天袭击的工地,工地距离他们现在的方位大约是六十公里,时间和距离都刚好对的上,而且数量也对的上!”

    “有没有可能敌人的援军或者是其他方向流窜过来的敌骑?”不过也有人保持怀疑态度,说话的乃是第三师副参谋长牛城春中校。

    虽然第三师师长邓卫方的内心里,已经是有七八层的把握可以判定自己找到的这支敌军骑兵,应该就是之前袭击铁路工地的敌军骑兵。

    但是身为主将,他需要更多的不同意见的参考。

    所以他把视线投向了提出怀疑意见的牛城春中校

    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当即牛城春也是走到了地图面前,然后指着地图上道:“八天前,我们曾经接到过第七骑兵师的通报,这里出现过一支敌军骑兵,兵力不少,大约有五千骑,军部一度试图集结附近的我师以及第二师支援第七骑兵师打一个伏击战。

    不过敌骑并没有继续深入,而是迅速远遁,但是即便走开了一段距离,也不可能距离太远,他们在草原上和我们的目的几乎是差不多的,都是削弱对手,所以他们必然还是在附近寻找战机。”

    “虽然八天前发现的这支敌骑的方位和现在发现的敌骑方位不一样,距离有些偏差,但是八天时间足够他们进行大范围的机动了,那么有没有可能眼前我们发现的这支敌骑,并不是昨天袭击铁路工地的敌骑,而是八天前发现的敌骑的一部分,甚至只是他们的前锋部队呢?”

    牛城春中校说罢后,一旁的师参谋长雷建新准将也是微微点头,然后开口道:“此外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昨天袭击工地的敌骑,也有可能是八天前发现的五千敌骑的一部分。”

    他们这两个参谋长说完后,其他几人也都不是傻蛋,立马都能够联想到一个后果:

    那就是这两千敌骑的附近,有极大的可能性还有更多的敌骑。

    因为如果上述的推断是成立的话,那么他们所面对的就不是两千敌骑,而是至少五千敌骑了。

    这个时候,邓卫方少将也是心中带了怀疑。

    当即就是对众人道:“把最近十天内我们所得到的所有敌军的消息全部找出来,然后在地图上进行标注!”

    光靠数据和想象,是远远不如在地图上进行标注那么直观的。

    在地图上,他们就可以进行更加直观的推演,然后分析出各种的可能性。

    于是乎,这一大群人就是紧张的忙碌起来。

    半个小时后,邓卫方看着一群参谋以及中层军官们的推论结果,浓眉微皱。都市之凌天神尊

    尽管推论的方向也是有很多,但是不管众人怎么推论,最后都是得出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附近绝对不止他们已经发现的那两千敌骑。

    有可能是五千骑,也有可能是更多。

    因为翻阅了最近十天的各种军情通报后,他们发现附近有多个敌情通报,一开始很多人都以为这些敌情通报都是八天前发现的那五千敌军的踪迹。

    但是仔细分析对比之后,却是发现没有那么简单。

    这附近至少有两支以上的大规模敌军骑兵,总兵力绝对超过五千骑,甚至有可能是七千或者八千。

    这样一来的说,他们第三骑兵师的情况可就比较复杂了。

    光靠第三骑兵师四千多骑的实力,对上七八千甚至有可能上万的敌军骑兵,很容易就会被敌军围攻,最后下场肯定是不太妙的。

    哪怕是能够靠着骑兵的快速机动进行脱离,但是人家鞑靼人的机动性比大唐骑兵还要更好呢。

    而且中亚平原看似宽阔无比,但是也不是什么地方都能去的,他们这些骑兵看似机动性高,但也不能一直跑啊,马匹受不了的。

    眼前的复杂情况,已经是超过了第三骑兵师的应对能力了,必须及时通报军部,让军部进行统筹了。

    当即,邓卫方少将就是做出了决定,立即把情况报告给后方的军部,让军部做出决断,同时也是向西边的友军第二骑兵师以及东边的友军第十三骑兵师进行通报。

    同时让侦骑继续监控前方已经发现的两千敌骑,同时派出更多的骑兵往南方搜索。

    刚才的推论里,众人分析如果敌军有更多的兵力,那么就应该在南边。

    因为第三骑兵师的东南方向,已经发现了两千敌骑,但是在东北方向,就是友军第十三骑兵师,第十三骑兵师虽然是去年刚组建的新野战骑兵部队,但是底子也是之前各野战骑兵师里抽调出去的,哪怕是后续补充的骑兵,也是从国内本土驻防的各师属骑兵。

    换而言之,虽然第十三骑兵师是新动员组织的野战骑兵师,但实际上里面的骑兵都是老骑兵,没一个新兵。

    鞑靼人想要瞒过第十三骑兵师的监控是不太可能的。

    同时在更远一些的正东方向,那已经是中亚铁路的前沿施工点了,那里有着第四军下属的大量步炮部队驻防,而且也配属了大量的师属骑兵进行wàiwéi侦查,可能存在的大几千的敌骑,是不可能太可能瞒住第四军的wàiwéi侦查的。

    至于北边,第三骑兵师自己就是从北边赶下来的,而且第三骑兵师的后头,实际上就是第一骑兵军的军部所在,而军部里又直辖了第六胸甲骑兵团、第七骠骑兵团、第一骑炮团、第一骑辎重团等军部直属力量,总兵力约七千余人,比他这个第三骑兵师还要多呢。

    鞑靼人不太可能又绕到了后方,位于自己和军部之间,哪怕是自己漏人了,但是后方的军部直属侦骑也早发现他们了。龙图案卷集·续

    西边的话,则是友军第二骑兵师,他们也是和自己一样,搜索拦截敌军。

    实际上,目前的第一骑兵军里的三个骑兵师,是呈现了一个扇面由东北向西南进行搜索,而覆盖的宽度达到了两百多公里。

    这么多骑兵进行覆盖搜索,鞑靼人就是会隐身也不可能偷偷绕过去,哪怕人过去了,马匹也过不去。

    马匹的动静可比人大多了,几千骑兵少说也得有上万匹甚至两万匹马,这么多马在空阔的平原上,就跟夜晚的大火球一样耀眼。

    哪怕是没有当面见到,但哪怕是个新手的侦骑,也能够通过敌骑经过的路途上的踪迹,推断出来他们的方向以及大概的数量。

    换句话说,大规模的骑兵机动,其实是瞒不住的,尤其是在这种空旷的平原上。

    就算是有几十万大军,你也不可能彻底封锁,人家侦骑躲躲藏藏,一人多马,分分钟就能突破你的封锁线,然后查找到主力部队的踪迹。

    所以,敌人现在唯一有可能的方向,毫无疑问就是在南边,至于在南边的具体方位,是东南还是西南又或者是正南,距离第三骑兵师有多远。

    这些都是不确定的,需要派出更多的侦骑进行搜索。

    虽然已经是傍晚时分,不用多久就会夜幕降临了,但是第三骑兵师的侦骑们依旧是领命执行任务,同时也有传令兵骑着最优秀的中亚马向外狂奔,他们要尽快的把消息传递给后方的军部以及东边和西边的友军第二骑兵师、第十三骑兵师。

    而且因为夜幕将近,虽然是在草原上,地形宽阔,传令兵也有着指南针指引方向,但是大晚上的总是不怎么好赶路的,所以的他们要趁着傍晚的这一段宝贵时间,趁着西洋的余晖尽快的赶路,然后在彻底天黑之前抵达各部。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夕阳已经是彻底落下,西边的天空泛着最后一抹红色,原野之上,一个骑士趴伏在战马上飞速狂奔着。

    骑士的神情疲惫,已经骑马狂奔大半个小时的他就连大腿的内侧都是被磨得生痛。

    沿途他已经是找沿途临时设立的驿站换乘了三马匹,然而就算是最后换乘的这一匹中亚马,也已经是大汗淋漓,奔跑着的时候喷着白雾。

    不管是人还是马,都已经是快到极限了。

    然而他们却还是撑着,因为前方就是他们的目的地,第一骑兵军的临时驻地。

    数分钟后,就见他进入了第一骑兵军的临时驻地,然后亲手把第三骑兵师师长邓卫方少将写的书信递给了第一骑兵军的参谋长戚连忠少将。

    戚连忠少将仔细检查了书信的表面的真伪后,这才进入账房,然后把书信交给了第一骑兵军的新任军长戴亚新中将。

    “这是第三骑兵师送过来的军报!”

    戴亚新并没有去接,而是点了点头,当即身后就有通讯官上前接过书信,进行了更加详细的真伪辨认,并准备进行后续的解密翻译。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