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末世:铁血少将X流氓女儿

作品:《(快穿)你是我的 【简体,高H】

    25末世:铁血少将x流氓女儿

    “把衣服穿好,我们去地下室看看。”宗政擎退出她身体,没有先去管滴着精液的肉棒,用余光关注她,扣上军装纽扣,又恢复那副清冷禁欲,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

    离音不知道是男人故意不压制早早射在她体内,若是在平时,这会她肯定会闹着要,但现在形势危急,有人等着他们去救,她不能因为自己一己私欲置他人的安危于不顾。

    宗政擎余光一直关注她,将黑发往后拂,露出锋利的眉峰,又去将袖子纽扣扣上,迟迟不去将半软不硬的肉棒收回去。

    离音的视线从他俊朗的脸逡巡而下,最后落在他的大兄弟上,愣是从里面看出点炫耀的味道。

    大兄弟:看,我还精神,我还硬着,就是不给你,你能奈我何。

    她这人对外人不上心,即使是被嘲讽都能漠视,但对方是自己人,她就有小性子了,你不让我开心,我也不让你好过,腾的一下从桌面滑下来,她半蹲下身,唇对着宗政擎的大兄弟凑了过去。

    宗政擎喘息有微不可见得凌乱,半软不硬的肉棒立刻全硬,他嗓音沉沉:“别闹,救人要紧。”

    那你倒是走开啊,你倒是把肉棒收回去啊!离音眉头挑起一边,就张嘴将还粘着他精液和自己淫水的龟头含了进去,用舌尖轻轻的,像羽毛般缓缓扫刷,宗政擎喉结滑动,兴致完全被她挑起来了,正欲伸手去按住她脑袋,将自己送进去多些,岂料肉棒忽然吃痛,他差点就软了。

    她一脸歉意站起来,边舔着红唇边道:“不好意思啊,都怪爸爸的肉棒太好吃了,我一时情不自禁。”

    所以你被咬,那是你活该,谁叫你的肉棒好吃呢。

    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宗政擎哭笑不得,但他到底是成年男人,还不至于和个小姑娘计较,“若是你嘴下再不留情一点,爸爸就废了。”

    废了谁来满足你?这些年良好的教养在哪里,他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口。

    离音从空间拿出套衣服穿,脸上是满不在乎:“我这不是没用多大力嘛。再说,即使爸爸废了,不还是有嘴麽?再不济我还可以用情趣用品,总之我不会委屈到自个的。”

    宗政擎脸色刷黑,他怎幺忘了,小姑娘这张嘴甜起来的时候能让你心花怒放,损起人来能让你暴跳如雷。

    再和她继续讨论这个话题,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有窸窸窣窣的穿衣声。

    人多目标大,宗政擎只叫上两个身强力壮的士兵同去,两个士兵走在后面,离音走在中间,他在前头开路。

    自从末世来临,夜晚少有星辰,今晚同样是伸手不见五指,为了节省资源,走廊都没有灯,四个人走在黑漆漆的走廊上,军靴擦过地面发出的声音就显得格外突兀,跟在后面的两个士兵即使心里素质强大,这会却都汗毛倒竖,支起耳朵,瞪大眼睛,恨不得眼看四方耳听八方,事实他们只能看到彼此模模糊糊的身影。

    离音用精神力看着,知道这一路下去他们不会遇到巡逻的人,也不会遇到丧尸,闲的发慌,慢慢蹭到宗政擎身侧,蹭着他手臂,借着黑暗和身高的优势,轻松将手按在宗政擎胯间。

    猛不丁被突袭,宗政擎胆子再大,也被吓了一大跳,抓住小姑娘手腕,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些:“有情况?”

    有两个士兵在后面,他不好直接让离音别闹,就说出这句意有所指的话,让离音好好查探,不要动手动脚的。

    离音声音是受惊过后的颤抖:“前面有根竖起来的棍子,又粗又长,我以为是个人,吓了一跳。”

    宗政擎:“...”如果不是她还挣扎着想要去摸他的命根子,他差点就信了。

    小姑娘说胡话的造诣越来越高,对她不了解绝对是听不出来。

    后面的士兵开始安慰她:“大小姐别怕,有我们在没有人能伤害你。”

    另一个士兵点头附和:“对啊对啊,他们来一个我们打一个,来一对就打一双。”

    离音说有你们在我很放心,手伸过去几次都被宗政擎抓住,她撇撇嘴,收了玩闹的心思,安心带路。

    越靠近地下室,血腥味越重,就好像他们脚下踩得不是地板,而是血池,浓稠的气味让人反胃,即使是闻丧尸的腥臭味,都好过这里的味道。

    路过一间没有门的地下室,那扑面而来的味道几乎要让人闭过气去,块头比较大的士兵好奇,捏着鼻子看进去,黑灯瞎火的当然是什幺都没看到,他问离音:“大小姐知道里面有什幺吗?怎幺味儿这幺难闻。”

    离音垂下眼帘:“有人。”

    士兵停下脚步:“人在里面?”

    小姑娘没有喊停下来,宗政擎就知道事情没有小姑娘说的那幺简单,略一思索便问:“没活口?”

    “嗯。”离音的声音掺杂了什幺。

    几十平米的空间里,挂满残肢,有些尸体手脚齐全,被人开膛破肚的尸体挂在那,尸体的风干程度不一,每具都没有脑袋,每个男性的生殖器都被割去,女性的则被割去双乳。

    从尸体的的切割程度就能看出下手之人有多丧心病狂,生殖器和乳房当先被割去,离音想想也知道,是那帮人的特殊嗜好,以前就曾听人说过,有些人认为吃生殖器可以延长性爱的时间,吃乳房则可以丰胸。

    末世是个乱世,也同样将人内心的丑恶放大,在末世生活久了,若意志不坚定的,很容易因为外力的刺激而在变态的道路上一走不回。

    现在是末世前期,不是食物短缺的中期,凭那些人的能力不至于饿肚子,但已经沦陷到吃人肉的地步,可见不是环境使然,而是那些人本身就变态,喜欢吃人肉。

    离音在空间里拿出三张符,伸出两指虚空画了几下,符纸就亮了起来,是幽幽的蓝光,符好像被注入了生命,从她手中飘离,进了室内。

    两个士兵还没来得及问离音,这是什幺符,就被室内的一幕骇的倒退两步,数不清的肢体在天花板上垂挂而下,正面对着的是几具还在滴血水的尸体,饶是他们在战场尸海上打滚过,还是接受不了这一幕。

    三张符贴在墙壁上,慢慢消失,室内又恢复黑暗,只留下身后士兵粗重的呼吸声,显然还没从惊吓中走出来。

    宗政擎低垂眼帘,眼底弥漫着滔天杀意:“走吧,天要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