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章:变态杀人狂魔X人妻 (高H)

作品:《(快穿)你是我的 【简体,高H】

    第10章:变态杀人狂魔x人妻

    (高h)

    容棠也不是每天都着衬衣打领带,有时候他也会穿身休闲装出门,反正到了医院也要换上工作服。

    上午他出去估计是去办正事,早上他着衬衣打领带出门,那条领带现在被他扯了出来,绑离音手上,顶上一颗纽扣估计是解领带时顺手松开的,衣领向两侧敞开,看起来给人种放荡不羁的味道。

    离音对他也有一分了解,这人,无论是什幺场合,何种穿衣打扮,永远都给人一种淡漠的疏离感,可偏偏嘴角勾起三分弧度,让人感觉他很好相处。

    他面无表情的时候,就是他在生气,现在他脸上也没有什幺情绪,明显是气没消,这是离音第一次见到他生气,心里有点惴惴不安,不知道男人要用什幺花样惩罚自己。

    隔间外面忽然响起砰砰的声音,像是人在垂死挣扎踢着墙和门,持续了一会儿,就是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嗬嗬声,类似拉风箱的声音,西服男人不行了。

    听这声音,估计连十分钟都支撑不住。

    离音心情很复杂,别看男人宠她,那是因为她识趣,她没有忘记断送在男人手上的人命,即使男人对他再好,她都不曾劝过男人不要再杀人了,劝不住的,他不会听。

    她也没资格,没立场。

    一条腿被他抬起来,离音就知道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她要在这里,外面西服男人随时都有可能断气的隔间,被男人操。

    ——真他妈刺激。

    离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湿得起来,她身上的内裤估计是在她发愣的时候被扯掉了,下面凉嗖嗖,还有液体顺着腿根流下来,是她先前残存下来的体液……

    好像不用担心能不能湿的问题了。

    容棠始终不发一言,让人不明白他在想什幺。

    离音不敢出声,怕自己一出声又往男人身上添一把火。

    不一会儿两根修长的手指插了进来,离音气息一下变了,如果说男人的性格她只了解一分,那他的技巧她可以说是了解七八分。

    即使是两根手指,男人也能玩出百般花样,总能让她感到舒服,指腹在里面勾了勾。

    “啊……”敏感点被拿捏,离音整个人都不受控制轻颤,就在她以为男人要用手玩她时,他已经毫不犹豫退了出来,离音的失落还没来得及酝酿,就有很熟悉的炙热抵上她。

    准确的来说是两根。

    看来男人是打算两根一起弄了,离音紧张得手心冒汗,其实她还没准备好的。

    离音想抱他撒娇,无奈手被绑住了,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男人的下巴,她仰起脖颈凑过去,亲亲他下额,然后头一偏,轻轻的舔他喉结,用软柔的哭音说:“先生,你别生气,我错啦。”

    容棠下定决心要给她教训,心肠硬得铁锹都撬不开,感觉到两颗菇头已经足够湿润,他先让两颗龟头进去,胯部一个深顶,愣是挤进了逼仄的空间。

    “啊——”甬道忽然被撑到极致,巨大的饱胀感让离音感到很不舒服,正想哼哼撒娇求饶,一只大手将她内衣推上去。

    男人虽然没有低头去看,却精准找到乳房顶端的小颗粒,轻揉慢捻,边观察她的表情,在恰当的时候加重力度。

    “啊……嗯……舒服……”离音双头还挂在头顶,那张脸布满红潮,觉得受不了时脊背就缩了缩,觉得不够时就挺了挺胸,反应直白又可爱。

    容棠体内那把火越烧越旺,肉棒硬得发痛。他鬓角已沁出薄薄的细汗,面无表情的脸也染上淡淡的情欲,让他多出几分人气。

    指尖的乳头在他的玩弄下变得又硬又大,含住他分身的内壁也分泌出大量润滑的蜜水,正顺着茎身往下流,这一切都在表示,女人准备好迎接他了。

    容棠已经压到分界线的自控力像失控的火车飃冲过界,他腰杆一耸,使用自己全身的力量撞到女人深处。

    肉棒被层层叠叠媚肉包裹的快感难以形容,让他风度全失,像疯了般退出,重击,退出,重击……

    “嗯啊……先生,慢点,要坏了……”离音先前实在是高估了自己,低估了男人,第一回合才刚开始,她就已经被男人操得灵魂都快要飘离了体内,甚至想不起来外面还有个奄奄一息的男人,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操他的男人身上。

    他的手捏住自己时那种酥麻感自是不用提,肉棒摩擦内壁窜起来的快感在她脑海里燃烧,离音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春日的冰雪,在男人跟前融化了。

    容棠重重吮吸她的唇,低哑着声音问,“哪里坏了,嗯?”

    也许是场合原因,抑或是他气还没消,离音总感觉男人有点兴奋失控,平时在家里做,开始时他总是彬彬有礼,虽然最后也会失控……

    容棠撞击进去,用自己两颗龟头碾压她里面,锲而不舍问:“哪里坏?告诉哥哥。”

    “嗯啊——”离音被他碾得频频尖叫,整个身子瑟瑟抖着,眼尾还沾着滴生理盐水,透着几分我见犹怜的意味,她垂眸低泣,“小穴坏了……别这样……难受……”

    “真的难受?”容棠虽然想要惩罚她,却不会用这种暴力的方式,力度都控制在她能接收的范围,难受是有点,但更多的是快感,若是他真的缓下速度,小女人又要叫他加快了,磨人得紧。

    偏偏他喜欢。

    用到喜欢这两个字眼时,容棠眼里有明显的愣怔,转眼即逝。

    侧脸含住她软嫩的耳珠,容棠缓缓的用肉棒摩擦她内壁,没有全部进去,只若有若无用龟头蹭她最深处,“那我退出来了?”

    “别……”离音赶紧缩了缩穴,还讨好的亲了亲男人脸颊。

    “这可是你说的,可别后悔。”容棠勾勾唇,松开她的手腕,“抱紧。”

    离音泪眼朦胧抱上他脖颈,偷瞟一看唇微勾的男人,以为他消气了,心里偷偷乐,她就说嘛,没有什幺是搞一炮搞不定的,事实证明她太天真了,接下来就是一场空前绝后,血的教训。

    她双腿被打开,整个人悬空被按墙上,容棠不顾她求饶,全速捣入,力度重得离音还能感受到两颗睾丸在拍打她菊眼。

    “轻点,慢点……太快了,啊……”她双眼噙泪,死死抱住男人,就怕一个不注意被男人大力甩了出去。

    容棠额前的黑发垂了下来,遮挡眉眼。他没有慢下来,也没有轻点,将她的腿打开更大些,又加了速度,怒涨的肉棒像打桩机,在女人花穴进进出出,一波波蜜水被挤了出来,又在肉棒的捣模糊之下分泌出新的蜜水,很快就将男人裤裆和地板弄得泥泞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