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章:许砚就是故意的 H

作品:《春意融融(高H,1v1)

    第11章:许砚就是故意的h

    孟轻轻正处于巨大的矛盾之中,男人点染着情欲的面容,性感低沉的喘息魅惑着她要同他一起沉沦,可小穴似乎要被巨大的肉物插穿,身体在他的勇猛的冲撞下将要碎裂,这又使她感受到莫大的恐慌,这样的拉扯挣扎中,她不知所措,只能不停地哭泣。

    泪水沾湿了睫毛,模糊住视线,软软的小手挡在胸前缓冲他剧烈的冲撞,“不……不要撞我……。”

    许砚就是故意的。

    故意用坚硬的胸膛撞她的手儿,她手上肌肤柔柔嫩嫩的,撞上去不知道多舒服,没过多久,她就坚持不住了,掌心被撞得红通通的,手腕震得发麻,只好收了手。可手一收回去,结实健壮的胸膛又“啪啪啪”撞上她的胸脯,已经是肿胀、遍布痕迹的奶子哪堪这幺欺负,他力道还那幺大。

    孟轻轻无助地摇着小脑袋,漆黑的发尾扫在床单上,哭声越来越大,嘴里喃喃叫着,“呜呜……不要……饶了我吧……许砚……饶了我吧……不要这样……。”

    许砚兴奋得要命,她抽泣时小腹震动,连带腿间的小穴也在抽搐,里面的媚肉浪潮涌动,像有千万只小手给肉棒做按摩,水水润润的穴口一缩一缩的,小口小口吃着肉棒,肉棒撤出时,还会扯出一两丝粉红的媚肉,他猛地把腰一沉,又把媚肉捅回细致的甬道。

    “啊……。”他捅入的那一下过于沉重,青筋摩擦异常敏感的内壁,她在哭声中又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她的声音宛转清丽,情欲中又娇媚如猫儿,许砚后背涌上一片麻软,麻软又迅速窜开,他连指尖都抖了起来,太勾人了。但也觉得有趣,重新扣紧了她的腰,一下又一下往里面捅,动作不快,却特别的深,特别的重,捣得孟轻轻又哭又叫,好不可怜。

    呜呜!真的太难受了,求饶也没用,她快要被操死了!

    透过水意朦胧的视线,她看到许砚清冷隐忍的脸和血红的眼,越发觉得恐惧,“哇”地哭得更大声了,上半身扭得跟条活溜溜的泥鳅,而下半身被牢牢掌控,小花穴只能接受大肉棒一次又一次的贯穿。

    许砚腰下动作凶狠,大肉棒几乎是毫不留情地挞伐着小花穴,手上放轻力道揉了揉她的细腰,脸上难得露了丝笑,“哭得那幺惨?真的有那幺难受吗?”

    孟轻轻猛点头,“难受……难受……。”

    “是吗?”他将她抱了起来,面对面坐到床沿,她两条长腿穿过他腰间,蜜穴仍含着肉棒,因为坐姿的缘故,还含得特别深,粗壮的巨物直挺挺卡过花心,龟头塞满了娇嫩的子宫。

    太深了,肚子都要被插穿了。孟轻轻柳眉皱得紧紧的,忧心地看着小腹上鼓起的一团,她哀求地看着男人,唇瓣颤抖,“许砚,太深了,我难受。”

    许砚不说话,只掐住她的腰,下身挺动,大肉棒再次在穴里捣弄动作。

    他低下头看着交合处,这真是一副淫乱得迷惑人心的画面,娇美的小穴如盛放的玫瑰花,大肉棒却像不解风情的铁杵,无情地摧残着这朵小花儿,穴口以及周围到处是捣出的花汁儿,两片贝肉遭挤压瘪瘪的,被操进操出,最是害羞的小核已崭露头角,颤巍巍的,许砚坏心一起,手指探过去揪住小珍珠用力一拧。

    只听见高昂的一声“啊”,骑坐在大肉棒上的娇躯抖如筛糠,穴里翻江倒海,翻出一道温热的花液。

    有小伙伴希望每章字数多点,但不知道其他人的想的,我到底是多点还是就这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