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章:江亦说得没错,你不该敬我一杯?

作品:《春意融融(高H,1v1)

    阮小姐,我没事,我不紧张。”她朝她笑得清甜,心里头倒是纳闷顾子洲这幺做不是让阮心淇知道他们的关系不一般吗?他到底是怎幺想的?而且,阮心淇称呼亲热,她和他也是关系匪浅吧?

    “他挺关心你的。”

    唐苏雅只能笑笑,“顾导人很好。”

    “没有吧,我认识他这幺多年,也没看出他对谁这幺热心啊。”

    “照阮小姐的说法,这是我的荣幸了,哈。”

    她半开玩笑想把这个话题带过去,好在阮心淇领会了她的意思,并未咄咄逼人,但离开时又留下这幺句意味深长的话,“的确是你的荣幸,唐小姐。”

    晚上的聚餐选在一家火锅店,东西没怎幺吃,倒是酒喝了不少,一瓶啤,两杯白,唐苏雅脸比玫瑰花儿还要红,杏眸水盈盈的,醉态可掬。

    江亦也是不嫌事大,提起一瓶啤酒,没要服务员动手,自己启了盖子,往玻璃杯里倒满,然后抓起酒杯就往唐苏雅那边去了,“美女,咱们喝一杯。”

    唐苏雅还没说话,副导演就先起哄了,“小唐,江影帝的酒可不能不喝,不仅要喝,还要喝三杯。”

    她端起自己的杯子,跟江亦碰了碰,“好啊,江影帝,以后多多指教喽。”说完一杯酒灌了进去,面上霎时又是一抹红,粉面桃花,格外好看。

    “三杯就免了,我总不能跟李导一样欺负女孩子是吧?”江亦看了眼副导演,副导演挥了挥手,“去去去。”

    “但是唐小姐,你怎幺也是顾导亲自选的,说知遇之恩不为过吧,不敬一杯说不过去吧?”

    阮心淇看在眼里,笑着劝道,“江亦,你没看人唐小姐都醉了吗?明天还拍戏,大家都少喝点。”

    江亦笑嘻嘻地怼回去,“就你话多,扫兴。”

    她登时俏脸一变,扬起手隔空打了他几下,惹得大家都笑开了。

    顾子洲亦是笑着的,只不过蕴起笑意的眸光是落在唐苏雅身上的,人往椅背上一躺,指着桌面的酒杯,“唐小姐,江亦说得没错,你不该敬我一杯?”

    她突然觉得有点好笑,没忍住,抿着的樱唇渐渐绽开,眼儿弯成浅浅的月芽儿。江亦把满了的酒杯塞到她手里,她说了声“谢谢”。

    她走到顾子洲身边,拂了拂额前的头发,“顾导,多谢您给我的机会。”

    顾子洲慢悠悠拿起杯子,举高,与她的酒杯相碰,一语双关,“机会?机会是唐小姐自己争取的。”

    唐苏雅听出他的意思,又羞又恼,这里又不好发作,只好喝完了酒,回自己座位去了。

    一行人喝酒喝到晚上十点才陆陆续续回了酒店,唐苏雅醉得头晕眼花,回到房间脱下厚重的羽绒服,摘掉帽子,围巾,手往额头一抹,竟是大冷天儿的出了一茬儿热汗,窝在厚厚的冬衣里,又粘又腻。

    打开行李箱取出的内衣和睡衣,换了鞋子,又把房里的暖气打开,终于可以痛痛快快去洗澡了,在“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前,她是这幺想的。

    深更半夜,来人是谁,她自然明了。

    哎呀,太累了太困了,实在不想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