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章:事发

作品:《春意融融(高H,1v1)

    第23章:事发

    后面的事儿就出乎唐苏雅意料了,她嘲笑阮心淇段位低,反倒是被她坑了一道。

    这边连着一个礼拜都是阮心淇的主场,没有她的戏份,顾子洲便放她赶悦莱的通告,她独自来了a市。

    顶着风雪在月明湖取景,折腾了五六个小时,手、脚、脸僵得快要断掉。夜里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入住,放了热水泡了半个小时才算缓过劲儿来,她没想到的是门在这个时候被叩响,她打开门看见顾子洲出现在门外,黑色长风衣,手里杵着一柄黑色的长伞。

    他没说话,径自走进来,脱下大衣,抖落满衣的风雪。

    “你怎幺来了?”唐苏雅去接了杯热水给他。

    他接过来捧在手中,眉目低垂,语气倦怠,“你知道的,知道我为什幺来。”

    她甜得不行,明知故问,“为什幺?”

    顾子洲摇着头低低笑开,“想你了,随时都在想你,迫不及待想见你,一刻都不能等,等我反应过来时,已经买好机票了。”

    默契无需言说,他们都懂,这一夜自是极尽缠绵,他一遍遍在她耳边述说着爱意与思念,也得到了心爱女人的回应。

    翌日清晨,六点,顾子洲早早起了床,暗色仍然浓重,窝着冷寒,愈加让他格外留恋温柔乡,亲吻她粉嘟嘟的脸颊,抹下她想掀开的眼皮,“继续睡。”

    他轻手轻脚穿戴整齐,到卫生间洗了把脸,拿着伞出了门。

    刚打开房门,人还没露头,昏暗的过道里一道道刺目的闪光直直扑来,顾子洲反应快,几乎是立马把门关上,隔绝住一大片的“顾先生,顾先生。”但接着便是连绵不绝的砰砰砰与人声嘈杂。

    他看向床上,唐苏雅坐了起来,浴袍半褪下滑下半边香肩,头发乱糟糟,惺忪模样,他走过去拉起被子把她裹起来,“有记者。”

    她清醒了大半,杏眸瞪大,“怎幺会被发现的?现在怎幺办?”

    顾子洲搂住她的肩,“别担心。”

    这时,不约而同的,两人的手机同时爆炸了。

    唐苏雅接起电话是展阳,她语气不大好,“什幺事?”

    那边展阳似乎比她还要气愤,质问她道,“苏雅,你跟灵灵是不是说什幺了?是不是?还有,你和顾子洲怎幺回事?”

    他气极的质问成功逗笑了她,兴许是有了后盾,她不想跟他周旋了,“我跟谁在一起你有什幺资格问?另结新欢了,把我卖了,还装情圣?之前就逗你玩玩,你还真以为我什幺都不知道任你愚弄?”

    “还有,求你别做叶家乘龙快婿这种美梦了,叶景之说了,戏子而已,叶家小公主跟你玩玩,你还当真了?”

    发泄完一通,她切断电话,手机往床上随意一扔。虽在通话,但她的话顾子洲听得清清楚楚,朝她扬唇轻笑,黝黑的深眸看得她脸蛋儿发烫,窝着的那点气也烟消云散了,偎到他怀里去,下巴抵住他的胸膛,仰着巴掌大点的小脸儿盯着他看。

    顾子洲用手捂着听筒,俯头用唇碰了碰她的耳垂,轻声说道,“想操你了。”

    她羞赧地锤他一记,“接你的电话。”

    他重新把手机放回耳边,低低应答那边,“嗯,知道了。。”

    “还要多久?”

    “尽量快点。”

    “好的。”

    挂断后,顾子洲对她道,“穿衣服,我们马上走。”

    她指了指房门,得到他的回应,“没事,应该没人了。”

    顾子洲说得没错,外面已没有一干记者媒体,他用大衣裹着她从酒店特殊用电梯到了地下停车场。

    一辆奔驰gl_600车门打开,双排照明灯不停闪烁,驾驶座半躺着个黑色身影,一双长腿不拘小节往方向盘上伸展,见他们来,稍稍张望了一下。

    “哥,这边。”

    这个声音,唐苏雅努力回忆,“林景之?”

    顾子洲握紧了她的手,“嗯,他我是我表弟。”

    我今天过生日啊,生日快乐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