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章:这回真完结了

作品:《春意融融(高H,1v1)

    第26章:这回真完结了

    一个星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顾子洲携唐苏雅双双出席,一众媒体久候多时,两人刚露面就端起长枪短炮猛拍。

    唐苏雅还未见过这般阵仗,只觉落在脸上的闪光比雪片还要冷,比尖针还要刺,她没出息的脚下发软,幸而顾子洲握住她的手,轻而暖的嗓音落在她耳边,“放松。”

    后来,唐苏雅拿着手机看他们发布会的视频。

    他们十指相扣,穿着同款黑色大衣,灰白色长围巾,皆是容颜出众,俊男美女,看起来赏心悦目。

    但她不过就是个作陪衬的,发言和回答问题的都是顾子洲,因为采访记者大都是叶景之安排的,问的多是寻常问题,当然也有针对她的,比如隐晦的酸一酸唐苏雅是否只是利用他上位,提问刁钻,问他“为何唐小姐在这种时候和顾导在一起了?”

    顾子洲眼一眯,没客气,“这个问题就奇怪了,当然是因为我们刚好在这个时候重逢啊,不然呢?”

    唐苏雅捂着小嘴儿笑开,不自觉往摄影机方向看过去,他大半张脸被摄影机挡住,修长白皙的手指搭着,稳稳的,没有丝毫波动,严肃而不紧张。

    江亦手里灌了口水,拧上盖子,走过来用水瓶拍了拍她的肩膀,“喂,看入神了?”

    唐苏雅被他吓出个激灵,回头用双水汪汪的眸瞅住他,“你……你吓死我了。”

    他在她身旁的椅子上坐下来,民国的青色丝质长袍,衣服垂坠感、质感极好,兼之他颜色好,剑眉星目,真是活脱脱的温润公子。

    “你自己太入神了,怪我?”

    剧组相处两月,深知江影帝性格的唐苏雅并不和他辩论,只道,“你的戏完了?”

    “完了。马上到你了。”

    “嗯,知道了。”

    《杜若》的拍摄来到了尾声,这也是唐苏雅的最后一场戏,与戏中的丈夫告别。

    春意融融,百草吐芳。

    从春壤里破出的鸢尾枝打到了她的小腿,一朵朵浅紫色的花朵趴伏在葳蕤的绿叶中,露着两道微白的蕊,仿若点枝的彩蝶,风一吹便要飞走。

    面前的男人穿的是她亲手缝制的长袍,直腰,宽袖,他的脸很白,唇也很白,颊上没肉,越加凸显出五官精致,蔚然成画。

    “没想到你还会来送我,恭喜你,怀香,你可以和你的心心念念的人双宿双飞了。”

    她一如既往扬着高傲的头颅,音调矜持而冷淡,“并不会,我既是你的妻子,岳家长媳,便会守好规矩。”

    她盯着他,一字一句,“你生,守着你的人,你死,守着你的碑。”

    她的话,壮阔如潮,席卷而来足以震撼他的灵魂,最是伶牙俐齿的男人舌头打了结,“你爱上我了?”

    “你不是知道吗?”

    她反问道,“你不是知道我有心心念念的人吗?”

    他无法形容内里一寸寸裂开口子的痛苦与窘迫,只能大笑着摇头,且后退,一茬茬儿的青枝与紫花陨灭于他的鞋底。

    虽然她绝情如以往,但他还是想告诉她——

    “如果有一天我再回到这个地方,那一定是因为你。”

    苏怀香没有回应,转身一步步消失在漫无边际的鸢尾花田里。

    “ok,停。”顾子洲一声令下,“很好。”

    他的声音唤醒入戏太深的苏怀香,只见她眼眶濡湿,泪水盈盈,目光分外柔,千回百转。她袖袂里灌满了春风,轻挽的丝撇在肩头压成一尾弧,又被风吹散,垂落。

    顾子洲曲起手指敲了敲摄像机机顶,轻轻笑了一笑,朝她招了招手,“过来。”

    下个故事我想写高智商绑架犯与女大学生,可是作者君自己智商很低啊,怎幺写得出来高智商啊,要是写成了弱智了该如何是好?